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特殊物品:潘姓女人的金勺子》。

站在廣場中央,身上沾滿鮮血的楊磐此時在一通瘋狂的殺戮結束后,理智也逐漸回歸。

雖然渾身上下傳來的虛弱無力感和傷口處傳來的疼痛感讓他十分難受,但是在融合血統后那不時傳來的負面情緒此時卻都消失了,就像不曾存在過一樣,這倒是讓他的精神放松了不少。

若是楊磐現在打開自己的屬性,就會發現自己的精神屬性提高了不少,不僅如此就連力量和敏捷屬性也是如此。

先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渾身血污的模樣,和身上那大大小小的傷口,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楊磐忍不住對自己之前的行動有些后悔,倒不是后悔殺了這么多馬基尼,只是后悔自己太沖動了,讓自己陷入了危險的境地。

正在這時他突然發現不遠處有兩個人正拿著槍指著他,這讓他忍不住想挪動身體找一處掩體先躲避一下,但是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明顯比他想象的還要糟糕,甚至連動一下手臂都十分費力,更別說快速躲避了。

發現自己動不了后,楊磐試圖張嘴跟他們說兩句話解釋一下,因為那個男人穿的明顯是軍隊的裝備,應該不是馬基尼,但是在張開最后,楊磐的聲音也變得十分沙啞,就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喉嚨,與其說是說話更像是野獸的嘶吼聲。

發現自己的躲避和交流手段都失效以后,楊磐也沒有絕望,反而是有些自嘲的想到:“自己該不會被當成生化怪物打死吧,那可真夠倒霉的,沒想到自己的路到這里就結束了。”

而不遠處的克里斯和夏娃,在看見廣場中那仿佛屠宰場一樣的場面,以及那個仰天大吼的紅色身影后,就直接躲藏了起來,過了一會他們再次觀察是,發現那個紅色身影已經扔下了手上的斧頭(其實是楊磐已經拿不動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了。

兩人猶豫了一會,然后上前準備仔細觀察一下,因為這個廣場正在他們的必經之路上,要是想繞開這里,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克里斯和夏娃剛向前走了一會,那個紅色的身影突然看向了他們,“對方發現我們了”他倆想到,不過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對方只是晃了晃身體,沒有要攻擊他們的打算。

兩人見此情況,在略微猶豫后繼續向前走去,不過兩人的槍口卻始終指著渾身血污的楊磐,只要楊磐稍有異動他們槍中的子彈就會精準的射向他的頭顱,千萬不要小看bass組織王牌的槍法。

“兩位,自己人,別開槍。”正在這時廣場另一邊的一座房子中傳來了聲音。

克里斯和夏娃聽到聲音后立刻掉轉槍口,指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此時那個方向上,一個像是人形可疑物體正朝廣場走來。

那緊身衣一樣的防彈衣和擋住半邊身子的防爆盾,楊磐一眼就認了出來,不過這次俊杰手里還拿了一根不知從哪里找到的棍子,棍子頂上還纏著幾根隨風飛舞的白色繃帶。

“這是白旗嗎?”夏娃看向身旁的克里斯有些疑惑的問道。

“好像是,對方應該是人,被寄生的馬基尼雖然保留一定的智慧,但是應該不會做出這么人性化的行為。”為夏娃解釋了一通后,克里斯開始向俊杰靠近。

雙方相遇后,克里斯和俊杰開始了接觸,再次確定了俊杰是人類,并且還跟他的同伴救了3個阿爾法小隊的成員后,克里斯和夏娃也放下了槍,開始詢問楊磐的情況,畢竟他現在的存在感實在是有點強。

在克里斯接近的同時俊杰和楊磐的空間任務一已經顯示完成了。

俊杰聽到克里斯詢問楊磐的事情后,突然眼珠一轉,然后快速朝楊磐的位置跑去,一邊跑一邊還在說:“哎呀,磐石兄弟剛才使用了一種特殊的

太乙破灭笔在虚空剧震,一圈圈银光四溢扩散。

雷海退避,海面退避,劲风平地而起,滔天的银光刺目耀眼。

妙法仙子在震惊中缓过神来,看着太乙破灭笔笔身的雾气向着笔尖凝聚,知道刻不容缓,背后羽翅一闪,立即撞破虚空向着季辽撞去。

“小子,还想死中求活。”

妙法仙子的速度已是快到了极致,几乎是身形一动,就立刻到了季辽近前。

猛然探手,一时间灰光大放,那纤纤玉手在探出之时立即改变了颜色,五指便的枯黄,指尖生长出刀锋般锋锐......

”顾棋仍然不敢问。公子羽道:控制自如。刀锋只不过将黑衣人

牧心一脑中伴着小白TWO睡着。

  叮呤呤呤……

  拾掇拾掇

  7:30分,牧心一开车就来到了紫檀小区。

  考虑了一个车程,牧心一决定等上20分钟后再打电话。

  转瞬即至。

  嘟嘟嘟…

  “筱总,你好,我到楼下了。你…”牧心一拨通了小筱的电话,不等牧心一说完,电话中回了一声便被挂断了。

  “等着。”

  -听这声音,语调正常,声音平和,没事,等着吧。

  又过十五分钟,听到了“哒哒哒”熟悉的脚步声。

  “吱”打开门,不言语。

  OK,懂。发动,上路。

  牧心一从后视镜瞥着小筱,脸上画着职场淡装,不苟言笑,衣服干净整洁,眼睛清新明亮。一点看不出来醉酒的感觉。

  当之无愧女强人。

  小白TWO.

  等到了公司,牧心一叹了口气,才8:45分。

  看看时间还早,目送小筱上了电梯,牧心一便晃悠着,磨磨蹭蹭着闲逛起来。

  8:57分打卡,完美!

  又是忙碌的一个早晨,到处都见到牧心一的身影。

  “小牧,筱总让你过去。”林妹子朝牧心一喊了一声,随即又忙碌了起来。

  “OK.”牧心一心中猜测是昨天的事情。

  小筱还真是敬业,看看时间,工作也忙的差不多了,就抽空了解了解情况,把事情给解决了。

  铛铛,“请进。”敲门声刚响,门内就传来小筱的声音。

  一如往常的声音,

  “筱总,你找我。”牧心一带着微笑说着。

  “坐。”小筱指了指沙发。随即起身朝沙发走去。

  “哎,筱总?”牧心一坐定。

  小筱摆了摆手,倒了杯茶,一杯放在牧心一面前,一杯自己品了一小口。

  -我擦,气场有点大,心中有点慌。

  牧心一端起茶水,咕咚一声,喝完了。

  筱总看了看,没给他再续杯。

  “昨晚什么情况。”放下手中的茶水,平静的问道。

  “哎,是这样的,昨天……后来电话……声音……噔噔上楼……然后吧……,嗯,就这样。”牧心一话都说不利索,哪里还有平时言简意赅的表达。“噔噔噔”的词都说出来了。这要是平时筱总早皱着眉头,一阵思想工作免不了的。

  “刘总他……”

  “……”

  “后来发酒疯了?”

  “……”

  “脸上?”

  “……”

  -看来小筱大概只记得打了电话,其他都不太记得。

  “嗯。”小筱点了点头,拿手机划拉两下。

  嘟嘟嘟,

  “刘总,您好,身体没事吧,嗯,昨晚听说您不太高兴,我昨天喝大了,什么都不记得……你看这事闹的,你这样身份的人跟手下下一般见识,跌份……嗯。”

  -也不安慰安慰我,哥哥我昨天还是很勇猛的。“保安”不需要说两句好话吗?我的安保工作可以了,看看,完好无损。这身材,嘶……

  “刘总,还没谢谢你送我,是我手下的人不懂事,改天我带上礼给嫂子陪个不是……

  “刘总一个人在外忙来忙去。可不能让嫂子担心。

  “刘总,你看今晚有空吗?把嫂子带上,富贵酒楼。

  “那好吧,你看这合同…行,下午我让小陈过去,你见过的。

  “刘总,我那小兄弟上班了,看着脸都肿了。……没大事,牙也没掉,就吐了两口血……,不用,这个小事儿休息两天就好了……,那太麻烦了……,好吧,那我就谢过刘总的盛情了。再见”

  -怎么个意思,听这意思,不是陪不是,是讹人呢。

  -好家伙,几句话工夫,啥也没掏,合同都签了。

  “你先回去吧,有事再叫你。”小筱对着牧心一一点头,

  -真就不安慰两句?休个假,发个奖金也行啊。

  “OK,我先出去了,筱总你先忙。”牧心一看小筱这样子,不用多说,工作狂。

  临关门,小白TWO.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话用在小筱身上妥妥的,用在她手下人身上,也算合适。

  下午16:40分,牧心一又被叫到了小筱办公室。

  “筱总。”认真听着就行。

  “你的。”小筱指着桌子上的一个盒子,看着挺精致。

  “这是?”牧心一满脸疑惑,询问着。

  “刘总的赔礼。”小筱看着心情不错,合同搞定了!牧心一猜测。

  牧心一拿起精致盒子,眼神示意一下小筱,得到确定答复后,拆了起来。

  一个金色的小碗摆在那里,手龄接近了男性犯罪嫌疑人,试图以此作为把柄获取更多钱财。”

杨大伟听得是瞠目结舌:“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丁然嘿嘿一笑:“是啊,所以当初我们都说,其实挺希望这两人以后能在一起的,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关于这两个案子的材料,等我明天回去让人整理一下,弄好了之后再交给你。”

杨大伟端起茶杯:“师兄,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丁然端起茶杯,与其碰了一个:“这种事,你让我费心费力,不太可能,但是如果提供个举手之劳,我还是乐意之至的。妈的,每当听到这种败类人渣,我都恨不得法律能严苛些,直接将他们物理阉割,那才解恨。要是以后我的孩子遇到这些败类,老子一定亲自动手,大不了就故意伤害罪,进去几年。”

“所以我其实是想把这件案子做成典型的。但是我还没有与当事人具体说过这类事,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如果我能说服她,到时候还想借用一下师兄你在媒体记者这一块的人脉。如果可以,我想多挖一些这类的案子,做个专题报道。”

丁然怔怔看了杨大伟片刻,方才摇头笑道:“你这小子……”

他端起茶杯,反敬了杨大伟一杯:“我就知道,老师看人不会错的。以前导师说我不如你,我其实是不服气的,但现在……”

丁然冲着杨大伟竖起了大拇指。

杨大伟苦笑一声:“我也就是有个想法,根本八字都没一撇。师兄你就别挤兑我了。”

“有想法才有动力行动。像我,根本没这种意识,永远不可能开始。如果到时候,你真的能够说服当事人,我这边,要多少记者,我就给你找多少。不就是炒作嘛,这个师兄我门清。而需要支援,我们正气事务所,就是你坚强的后盾。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多谢师兄。但真的不必这样,我……受之有愧。”

“你也别谢我。我做这事,才不是你想的那般大公无私。我们事务所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钱的事已经不是事了,该向外扩张了。要是能够借此打出个好名声,那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好资本。与其找那些广告公司买彩票,我宁愿把钱洒在这上面,就是打了水漂,老子我也心甘情愿。不过话说回来,也并非我泼你冷水,这种事,难啊。”

杨大伟黯然点头。

丁然忽然愤愤不平地骂道:“你说这狗日的世道,真的有正气吗?笑贫不笑娼也就算了。在这种事面前,大多数人居然可以做到一边鄙视强奸犯,一边歧视受害者。真的,每次想到这个,我就恨得牙根痒痒。之前那些狗屁的封建礼教,毁了多少女性多少家庭原本应该幸福美满的人生。”

“发展总得需要个过程。你不能总拿现代的标准去要求过去的人。如果我们真的对此不满,为之努力就是了,总有一天,会实现完全的法治社会的。”

“可他妈这得到哪一天?”

“只要有人坚持,总会实现的。就好像二十年前,师兄你有想过你有一天会身家过亿,住独栋别墅,开名牌好车,走到哪都有人叫你一声丁总?”

丁然点点头:“我还真有。”

“啊?”

“我刚认识你嫂子那会儿。你是不知道,当时追她的人还有两个。我呢,无论从各方面来说,都没有表现出碾压式的优势,所以我只能在吹牛皮这一方面展翅高飞了。要不,我这副尊荣,怎么能找到你嫂子那样花容月貌的?”

“还有这事?下次我见到嫂子,可得好好问问她。”

“行啊,她前几天还提到你,想请你去家里吃饭呢。她说要亲自下厨,给你做几道家常菜。”

“那多不好意思。”

丁然呵呵笑道:“没什么不好意思。她啊,也挺喜欢你的。我要请别人到家里去,她还不乐意呢。而且不是我跟你吹,她做别的都不怎么样,但是红烧肉,那可是深得师母真传。”

杨大伟也来了兴趣:“那我可真得去试试了。以前就总听你们这几个师兄师姐,说师母的手艺多么多么好。但可惜我没这个福分,没尝过。”

“是啊,以前师母待我们那真比亲儿子还好。每次请我们吃饭,红烧肉一做就是做一锅。每次都要炖上至少三个小时。那味道……”丁然眯起眼,忍不住砸了咂嘴。

杨大伟也乐呵呵的笑。

可随后,丁然忽然红了眼睛:“可惜。师母那么好的人,老天却没眼,将她早早带走了。她还那么年轻,活了大半辈子就累了大半辈子,一天福都没享过。”

杨大伟也有些难过:“师兄,师母是因为什么病走的?”

“能什么病?穷病。”

“啊?”

一提起这事,丁然就有些唏嘘:“肝癌,晚期。其实早就发现了,不过师母舍不得钱,不愿意治,就瞒着导师。而等我们知道,那已经晚了。所以啊,我就告诉自己,等我再赚点钱,把身家从九位数变成十位数,我就退休,跟你嫂子去游山玩水,才不会累死自己……”

这个故事怎么觉得有些耳熟?

而再一想到上一次与他讲这个故事的人,杨大伟的脸忽然变得有些苍白,呼吸也有些急促。

不会这么巧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特殊物品:潘姓女人的金勺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打脸成神

紫兰幽幽

打脸成神

醛石

打脸成神

尤四姐

打脸成神

柳下挥

打脸成神

大漠公子

打脸成神

白翡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