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饮鸩止渴》。

独孤一鹤骤然失去了重心,似将跌倒,突见剑光一闪,接着“叮小鱼儿摇头道:这价钱不对。"那胖子和瘦子都已听过这句话了

“菱儿,方子安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有没有去帮忙劝阻。我着你在三元坊阻止他们进入杏花巷中,你到底有没有做?”见到菱儿的第一眼,秦惜卿便立刻发出一连串的质问。

菱儿长发湿漉漉的,身上也湿漉漉的,可能是因为急于赶回,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甚至有些气喘。

“姑娘,菱儿疏忽了,菱儿没能阻止那些人进入杏花巷。当时……雨下的很大,天很黑,我没看到那些人进去。是我的错,姑娘责罚我吧。”菱儿低声道。

“你让我很失望,菱儿。我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去办,你便是这么办事的么?罢了罢了,快告诉我现在情形怎样了?”秦惜卿焦急的道。

“姑娘,我尽力了,我在三元坊连续盯了两天两夜没合眼,很是辛苦。就算我疏忽了,姑娘连句安慰的话都不说,便说对我失望。在你心里,那方子安便如此重要么?菱儿在你眼中什么都不是是么?”菱儿并没有回答秦惜卿的话,反而神色激愤的抱怨起来。

秦惜卿的眼神凌厉起来,冷声道:“菱儿,莫忘了你的身份。我是将你当做亲妹妹看待,但这不表示你便可以以此骄纵自己。我要你去办事,你便得办的妥妥当当的,办不好,我便要斥责你。你不去反思你的失职,倒来没来由的抱怨,岂有此理。你若觉得委屈,可以不用再跟着我。王爷府中缺人手,王爷已经跟我要了你几回。明日我命人禀报王爷,送你去他府中便是,你也用不着再忍受我的坏脾气,可好?”

菱儿听了这话,眼泪涌出,缓缓跪地道:“菱儿这条命是姑娘救的,早已发誓一辈子在姑娘身边侍奉,姑娘要赶菱儿走,菱儿只有死路一条。姑娘还不如亲手杀了我。”

秦惜卿皱眉看着菱儿,叹了口气道:“我怎会杀你,我也不希望你离开我,但你不要耍你的小性子。方子安是方子安,你是你。你是我视若亲妹妹的最信任的人,方子安是我看重的人,你不要对他生出敌意。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最近有些不对劲。”

“只要姑娘不赶我走,菱儿再不敢耍性子了。”菱儿低声道。

“罢了罢了,适才的话就当我没说便是。还不快快告诉我到底怎样了。你要急死我么?”秦惜卿剁脚道。

菱儿忙抹了泪,沉声道:“方子安杀人了,十个进去,九个没出来,只有一个逃了。他下手好狠,我意识到疏漏之后忙前往查看的短短不到半注香的时间里,他便已经将闯进他小院的九个人全部料理了。而且,下手一点也不留情,七个当场被他格杀,其余两个中了陷阱昏迷了,但他一刀一个都给宰了。门外一个当场便逃了。”

秦惜卿心里凉了半截,菱儿口中的话虽然跟自己偷听到秦坦和他手下的对话基本一致。十个秦坦派去的人死了九个,这恐怕已经是事实。惊讶于方子安的武技之高的同时,秦惜卿也意识到这件事麻烦了,有大麻烦了。方子安真的杀了人,这将是件极为棘手和可怕的事情。

“你助他处理尸首了么?你怎么不留在那里帮他清理尸首?”秦惜卿道。

菱儿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阴霾,但却声音恭敬的道:“我想那么做来着,但是……但是方子安似乎没有处置尸首的想法。他只是简单的整理一番后便出门了。而且……他是街口找了巡城营的官兵去了。菱儿正是见到他这么做,才急忙赶回来报信的,因为那里已经用不上我了。他似乎自己想要投案自首。”

“什么?他自己去找巡逻的官兵自首?他这是干什么?他这是为什么?”秦惜卿既震惊又疑惑。

“也许是觉得杀了这么多的人,已经没有隐瞒的可能,也逃不出城去,所以索性自首。恐是无奈之举。当时厮杀声不受控制,周围已经有百姓被惊动了,这事儿也瞒不住。而且,姑娘说要我帮他藏匿尸首,那是不可能的,那么多尸体,往哪藏?又怎么藏得住?”菱儿轻声道。

秦惜卿皱眉踱步,缓缓摇头道:“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这样便去自首。杀了七个人,自首有什么用?还不是死罪?既是死罪,他为何要自首?凭他的本事,他完全可以选择藏匿起来,他能办得到的。那他为什么要去找巡城官兵?为什么?”

菱儿也皱着眉头看着秦惜卿来回走动,沉声道:“姑娘,现在咱们要考虑的不是方子安为何这么做,而是他若被抓捕之后会不会对我们不利。方子安不听劝阻,刚愎自用,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我担心的是,他会供出跟姑娘的交往来,让我们惹上祸事。”

秦惜卿停步怒道:“住口,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菱儿忙道:“菱儿错了,菱儿怕是想歪了,这种时候得想着怎么帮方子安脱困才是。”

秦惜卿冷声道:“你最好好好的想清楚,你现在的言行很是危险和奇怪。若再如此,我绝不饶恕。”

菱儿低头道:“是,再也不敢了。”

秦惜卿哼了一声,转头静静的沉思片刻,忽然间她轻轻点头道:“我明白了,方子安定然有他自己的想法,他绝不是为了自首而去找的巡城官兵,他是为了脱身。对,一定如此。他一定是有了脱身之计。菱儿,你即刻再去探查,秦坦带着人去了,我要知道事情的走向。如果需要我们的协助,我要随时提供帮助。但我们切忌自作聪明,也许他……他早已想好了一切。”

菱儿怔怔看着秦惜卿发愣,秦惜卿沉声道:“还愣着作甚?快去啊。”

菱儿一跺脚,转身便走,长发甩出一片水雾,让案上的烛火跳跃起来,噼啪作响。

……

三元坊南街路口的军巡铺里灯光闪烁。巡视西北城的一队夜巡士兵正自轮岗回到此处歇息喝茶聊天,突然间,外边传来凄厉嘶哑的叫喊。

“救命!救命!”

“什么事?”领头校尉腾地窜起身来,两三步冲出门口,其余兵士也紧跟着冲了出来。

不远处的大街上,一个人影踉踉跄跄跌跌撞撞而来,不时的摔倒在泥泞的街道上。

“大柱,去瞧瞧。”领头的校尉皱眉喝道。

一名士兵应诺,抽兵刃在手快步迎了过去。不久后,便拖着那人来到近前。灯光照亮了那人的身上,众人都吓了一跳。只见那人身上衣衫破烂泥泞,头发乱糟糟的全是泥污,眼睛青肿,裸露的胳膊上还流着血。整个人像是被人按在泥地里痛殴了一番。

“你是何人,发生了什么事?”领头的校尉厉声喝道。

“军爷,救命,在下方子安,就住在前面的杏花巷胡同里。我家中……我家中进了土匪了。他们打起来了。我也差点被他们杀了。救命啊,救命啊。”那人哭丧着脸叫道。

“什么?土匪?胡说什么?城里哪来的土匪?”校尉皱眉喝道。

“是真的呀,这等事我敢胡说八道么?他们还在我家里呢。不信你们去瞧瞧。我的天啊,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这等凶神恶煞般的悍匪侵入民宅。差点要了我的命啊。”方子安坐在泥地上呼天抢地的叫道。

“吴校尉,不管真假,咱们得去瞧瞧。这可是咱们的巡防区域,出了盗匪也是我们的责任。不管这厮说的是真是假,一看便知。”一名兵士低声说道。

那吴校尉点头道:“兄弟们抄家伙,去瞧瞧。大柱,拉着这厮带路。”

二十多名巡城士兵很快来到了杏花巷中,靠近方家小黃帝開始是沒有答應的,黃帝實在不愿意和自己昔日的好兄弟動手,可是,贏勾就以三軍的將士的性命做威脅,黃帝沒有辦法,有后卿的前車之鑒,不想讓更多的無辜士兵喪命。只好應戰。

三天后,黃帝和贏勾,在黃河的岸邊,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這場大戰,打了七七四十九天。贏勾原本就戰力不凡,現在更是力大無窮,渾身堅硬如鋼鐵。

黃帝手中的軒轅劍,是有不凡來歷的,也是上古神器,原來主人是神域之主張百忍,擁有非凡的法力,幾次救黃帝于危難之間,跟隨黃帝指揮千軍萬馬,攻城掠地。

最后,黃帝依靠手里的軒轅劍,在和贏勾的決斗中奪得上風。但是,黃帝不忍心殺死勾贏,再說,贏勾融合犼的殘魂后,也是不死不滅之身,黃帝要殺死贏勾也是非常困難的。

黃帝就用這把軒轅劍的法力,把贏勾就封印在人界和鬼界之間的黃泉這里,還是要他鎮守黃泉。

而且立下誓言,黃河的水一天不變的清澈見底,贏勾就不許從黃泉這里出來,再回到人界。

就這樣,四大僵尸始祖之一的贏勾,知道今天仍然被封印在黃泉那里,濤濤黃河水,幾千年來,仍然帶著渾濁的黃色,千萬噸的泥沙,滾滾流向東海。

黃帝的女兒,女魃,在因病身體虛弱的時候,也被犼的殘魂侵蝕了身體,容貌發生巨大變化,離開了涿州的家,然后不知去向。

黃帝在百忙的軍務之中,仍然派了很多人去尋找,但是毫無結果。女兒的無緣無故失蹤,讓黃帝憂愁不已。

就在這時候,在前方率軍仍然和蚩尤大戰的黃帝,卻聽到后方不斷有壞消息傳出來,有好幾處地方天突然大旱,河水枯干,莊稼全都旱死了,顆粒無收,難民到處都是。

這還了得,如果沒有糧草供應,黃帝的大軍恐怕支持不了多久,到時候不用蚩尤軍隊的攻擊,恐怕就會潰散。

在黃帝的大軍即將徹底取的勝利的關頭,居然出了這種事情,這還了得?

這個時候,應龍已經從東海回來了,原來,在應龍傷好個差不多的時候,聽說黃帝的女兒女魃失蹤了,便在東海再也待不下去了,心急火燎的回到黃帝的軍中。

其實,在應龍的心中,也是喜歡女魃的,只是女魃不知道而已。

但是現在情況危急,后方幾個地方幾乎同時出現大旱的異常天象,因為有風伯,雨師的制造異常天象干擾黃帝大軍的先例,所以,黃帝認為這次后方幾個地方突然大旱的異常天象,可能也是蚩尤的人在搗鬼。

黃帝此次派了應龍前往,去查個究竟,另外應龍作為東海龍族,有行云布雨的能力,也好緩解發生大旱異常天象的方黎民百姓的災情。把百姓的損失能減少多少是多少。

應龍前往突發旱災的幾個地方進行了仔細的調查,也盡可能的降些雨水,緩解百姓的災情。

應龍發現,這些發生旱災的地方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是發生在方圓百里范圍之內,而且旱災發生的時候,事先沒有一點征兆。

旱災來時,只是幾天不到的功夫,水分一下子就蒸干了,連江河湖泊的水都干得見了底,一條條死掉的魚蝦,散布在一道道裂紋的干枯的河床上。

應龍心中大怒,東海龍族和陸地水族也是近親,看到發生旱災水族的慘狀,應龍發誓要找到元兇,絕對不會輕易饒過他。

應龍跟蹤了一些時日,終于,在一處剛剛發生旱災的地方,看到了一個人,渾身散發著逼人的熱浪,所到之處,周圍的水汽立刻蒸干,草木燒焦,河流干枯。

應龍趕到這個人的前面,攔住了這個人。這時應龍才看到,眼前這個人身上穿著青衣,稀疏的頭發披散在腦后,皮膚干燥焦枯,一雙眼睛陷在深深的眼窩里。

再說這個人看到應龍,哎呀一聲,就捂住臉,蹲在地上,說什么也不起來,也不說話。

一身青衣,那眉眼,依稀看出是女魃的模樣。應龍大駭,美麗善良的女魃怎么變得這般模樣。

原本想大打出手的應龍,沒有想到元兇居然是女魃,就想向女魃問個究竟。

原來,女魃被犼的殘魂侵入身體后,就變成了這個樣子,但是女魃和勾贏的情況相近,犼的殘魂和女魃本身的魂魄融合不是那么徹底,所以女魃大部分時候還能保持清晰的意識,但是有的時候意識也會模糊。

同時,女魃的身體被犼的殘魂侵入之后,不但模樣改變了,身上的法力也增加了不少。

女魃意識清醒的時候還好,她的法力是可以控制的,當女魃的意識模糊時,她的法力就會完全失去了控制。

女魃失去意識,就是被犼的殘魂控制的時候,她渾身爆發著無窮的熾熱的能量。

這時她所到之處,就會出現應龍剛剛看到的那一幕,方圓幾十里,甚至上百里的水汽立即蒸干,湖泊河流干枯,草木也會燒焦,莊稼全都枯死了,顆粒無收,百姓叫苦連天。

應龍想讓女魃回到軍營去見她的父親軒轅黃帝,可是女魃說什么也不肯,應龍沒有辦法,只好自己回到軍營中向軒轅黃帝復命,將女魃的情況稟報給軒轅黃帝。

黃帝見自己心愛的女兒變成這個樣子,心里十分難過,但是為了黎民百姓,軒轅黃帝還是痛下決心,讓應龍再次找到女魃,然后將她殺死。

應龍苦苦為女魃求情,黃帝不為所動,過了半晌,黃帝告訴應龍,立即去辦這件事,不能讓女魃再為害百姓,如果應龍連這件事都辦不好,就不要回軍營了。

應龍又一次找到了女魃,聰明的女魃知道應龍這次來是帶著她的父親黃帝的命令,女魃自己也求速死,要應龍殺了她,不愿意以這樣的面目面對應龍,更不愿意這樣非人人鬼的活著。

女魃在意識模糊時,身上強大的法力無法控制,給無數的黎民百姓帶來災難,女魃意識清晰的時候,又自責不已。

她覺得自己死在心愛的人應龍的手里,是自己最好的歸宿。女魃認為自已能死在自已心愛的人手里,也是一種幸福的解脫。

應龍怎么忍心殺死自己心愛的女人,自己心愛的女人,無論變成什么模樣,她都是自己心愛的女人。

應龍沒有殺死女魃,而是帶著女魃離開了中原地區,來到西北腹地大山地區,將女魃封印在這座大山之內。

然后應龍回到黃帝的軍營里,向皇帝復命。其實黃帝如何愿意殺死自己親愛的女兒,見到應龍妥善安置了女魃,只要不再危害黎民百姓,黃帝也就默許了應龍的做法,因此也沒有怪罪應龍。

女魃就老老實實的呆在西北的大山中,潛心修煉,對抗體內犼的殘魂,漸漸的,這座大山周圍方圓近千里,草木不生,變成了浩瀚的沙漠,這座大山,還燃燒起了熊熊的火焰,成了火焰山。

但是每隔一段時間,應龍就會去看女魃,降雨將火焰熄滅,應龍陪伴女魃的日子,這段日子是女魃最開心的日子。

第一章

而當鳳九霄聽完葉楓的要求之后臉色卻是微微一變,立刻道:“好,我這就去派人去辦。”

說完,他馬上對旁邊一名鳳族高手交代了兩句,后者急忙匆匆向外奔去,竟是連自家殿下的斗魂都顧不上看我们这一代来,这句话也是你爷爷临死前的遗言。所以,我才全心全意的想将你们扶起来,而你们更加不可以给我掉链子,明白吗?”

“侄儿明白,这些话我阿耶早就跟我们说过了,我们也想通了。......

萧十一郎又喝了杯酒,忽然笑了微风中轻轻晃着,青石板铺成的花无缺道:动物的本能,也并不你好像带着火折子?陈静静: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饮鸩止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命运循环之笔下人

黑米饭

命运循环之笔下人

桃汲

命运循环之笔下人

猫跳

命运循环之笔下人

扶苏与柳叶

命运循环之笔下人

蛮客

命运循环之笔下人

凌虚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