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喜瑶上仙(七)》。

第89章 從龍之功

昔日王熙憑借平定李資義之亂奪位,三代與王室聯姻的仁州李氏外戚家族遭到限制,李資謙等被迫蟄伏。但隨著王俁納李資謙之女為妃并生育仁宗,李氏家族死灰復燃,勢力重新膨脹起來。等到王楷繼位以來,李家囂張已經極致。

這樣的富貴,已經不差了王的尊榮。

然而居安思危,李資謙并非紈绔子,他反而是一代梟雄!鄭知常深夜冒昧來訪,他已經警惕。鄭知常提起這句讖語時,李資謙早已神色大變。

“但是邵城侯啊,龍孫十二盡,更有十八子,這句話已經在開京內外相傳多年。再過數年,吾王年齒即壯,他總要親政的!屆時邵城侯當何以自處?

邵城侯便是忠心王事,今日就禁了這些民間流言,亦晚矣。何況猶疑不定乎?今夜宮中計議,不外貶竄翁津官吏,欲行招撫延坪島群寇之策。

然而翁津官吏又有何錯?延坪島群寇居然會去翁津登門,想要比較官府納稅十一收做軍糧!難道還要著為永例嗎?還不如讓他們搶一把來的干脆呢!

最少那樣,百姓恨得是他延坪島群寇,朝廷民心未失。可是現在,各地實稅早已十三之數,若再加他翁津十一之稅?幾乎半賦與民啊!邵城侯,此危殆之局也。

然而朝廷定策,卻紛紛視而不見。一昧想要招撫之策?邵城侯或者不知,那延坪島群寇中間,最少三成都是我高麗水師人馬喬裝改扮!難道江華島的高提督果然不知嗎?

知之而故意為之?邵城侯,如今局面已是內藏叵測之禍,外有延坪島群寇遙相呼應。當此時,豈有惜身而得天下之利者?宜戰也!

唯戰,邵城侯方能免來日茍且縱敵之禍。唯戰,邵城侯方可有功于國家,然后子孫無咎。”鄭知常初時還在嘆息,如今早已疾言厲色。

“然而今日水師全在提督高碩掌握,本候實在不知當以何人替換之?”李資謙嘆息一聲。

如今他的權勢,并非外界看到的那樣穩妥。軍中武人蠢蠢欲動,內侍之中,也有不少居心叵測者四處串聯反他。但他也不能真的就把所有反他的人全都滅了。

“呵呵,我高麗什么時候輪到武人定策廟堂了?”鄭知常嘲弄笑道。

高麗與宋朝一樣重文輕武,武將地位低下。而且高麗比大宋更糟的是,他的文臣不是科舉產生,而是門閥推薦,個個家世顯赫。武將卻大出身寒酸,日常受辱乃是家常便飯。

這也是高碩等人盼望從龍的心底渴望之處。高麗小國寡民,事遼、事宋不說,連倭國都能穩壓他一頭。所以高麗的武人,極少建功立業的機會。

只有立下“從龍之功”,這些武人才能得到賞爵分封的機會。家中兒孫,才能獲得文官推薦資質,再經過幾代人之后,就能完成文華積累,正兒八經地進入門閥世家行列。

然后?他們就擁有了唏噓鄙視那些寒酸出身的武人的資本,樂此不彼。

所以,鄭知常的嘲弄就很理所當然。說到底,他還是太年輕了。

鄭知常說的這些東西,李資謙都明白。他的李氏家族一直都是高麗頂尖的門閥世家,這些累世豪強的家族教育體系,也更加殘酷嚴謹,甚至講究寧缺毋濫。

外人會看到這些門閥世家中出了很多囂張混賬的紈绔,但卻很少有人意識到,這些門閥世家,其實代有人材操作時局。而這樣的人材,一代人里面,能出一兩個就夠了。

李資謙就是這樣一個被家族傾力培養的人物,絕不是鄭知常這種小家族里竄上來的雛!因此鄭知常想在李資謙面前玩這類縱橫人心的把戲,簡直笑掉大牙。

“若是如此,本候可再入宮請出圣令,便請左正言去江華島按察水師如何?放心,本候自有安排,直門下省拓公會有人助鄭先生行此大事。”

“如此,鄭某定當不負邵城侯美意。”鄭知常大喜過望,等到討得文書后,急急去了。

李資謙笑瞇瞇看著此人離去,心中嘲弄。真以為李某不知你是帶方公王俌的人?江華島的水師軍權,若是那么容易到手,拓俊京就不會如今日這般束手無策了!

武人出身低微,地位尷尬不假,但是他們是掌握武力的!若非如此,朝廷也就不會特意打壓他們。但凡事皆有度,這是臺面上的玩家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如今王楷年幼,他們的叔叔們開始不安份起來,其中跳得最歡的便是帶方公王俌,居然打起控制水師的主意?

幼稚!如果是王楷這個王過去,那些武人或許會跟著反正,那樣可得從龍之功,從此擺脫“武人”帽子,進入世家行列。可他王俌又算什么?跟他吃早飯等著滅族嗎?

歸根結底,還是合之時,無人能擋,可以作為我們獸族的騎兵軍團,需要演練騎兵突擊戰術!”

羚人們鼻孔又開始冒熱氣:先生果然了解我們羚族勇士!無盡的沖鋒是我們的宿命!

“浣族心靈手巧而又充滿勇氣,適合操作投石車,攻城弩之類的戰爭機械,攻城略地,無堅不摧!”

浣熊人都昂首挺胸:先生!浣熊人勇士將執行您的意志!用戰車摧毀一切障礙!

“狐族心細如發,眼疾手快,是天生的射手,弓弩箭矢所及之處,片甲不留!”

狐人長老們矜持的憋住得意的笑,起身致意:先生真是是狐族勇士的知己!沒有敵人能躲過我們的遠程攻擊!

“甲族天生防御加成,而且擅長土木工程,既能作為弩*弓和攻城部隊的護衛軍,擊殺襲擊遠程部隊的敵人,又能修建營地,打通道路,挖掘地道深入敵后偷襲。是我們獸人軍隊中必不可少的工程部隊。”

自尊心強的甲人們十分激動:先生!甲人永遠都聽從你的安排!

王泱一一點評了東部各族的戰士特性,安排了兵種,大家都很滿意,唯獨貉族沒提,貉族的長老們都十分著急,不敢質疑王泱,不停朝宗主老豹人利刃疾電發出求救的目光。利刃疾電正要開口提醒王泱漏了貉族。

王泱啜了口飲料潤潤嗓子,道:“最后還有一個重要的兵種,非貉族莫屬!”貉人們激動的哭了!

“就是醫護兵,戰場上,戰士受傷之后,如果及時救治,可以極大的減少傷亡,救回的老兵越多,軍隊的戰力就會越來越強。醫療兵需要十分勇敢的在戰場上搶救傷員,也需要與敵人戰斗。所以,貉族是所有戰士生命的最終后盾!蔚會把戰場急救和外科手術知識傳授給貉族,幫助你們組建醫療兵。”

淚眼朦朧的貉人長老拜倒:先生!您的無私像沙漠里的雨水!貉族的勇士將用生命去救護受傷的戰士!

王泱又道:“息人有一種傳訊的火鷹,可以迅速傳遞情報和軍令,不知我們獸族可有馴養飛禽來傳遞消息的?”

金吼狂嘯道:“大湖圣地養了一種海雀傳遞消息,多年前被我們全部趕走了,可惜啊!如果用于傳遞軍令,指揮作戰,的確作用極大。不如我們派一支大軍殺入兔族,搶些傳訊海雀?”

這些蠻子,就知道搶!王泱扶額道:“不要老是想著打打殺殺!我不希望獸族內部斗爭導致無意義的流血!我也會一些訓養禽鳥之法。這樣,我把此法傳授給我的幾個徒弟,捉些在沙漠上也能長途飛行的鳥兒馴養一批就行了。”

把守在屋外的老貓短毛尖牙叫過來道:“尖牙,你們貓人善于捕鳥,我讓小紅配合你,你挑些貓人戰士和小紅一起去抓鳥。”老貓人答應道:“我知道一種土黃的沙雀,飛的很快,沙漠上到處都有,很適合傳訊,就是個頭太小。或者我們抓些沙漠巨鷲馴養也行!”

王泱讓他都抓些來,再看合不合適,尖牙立即和小紅出發了。

該交代的都說了,王泱道:“諸位難得來一趟,不如玩幾天再回去。現在學豹城建立了劇院,可以欣賞一下戲劇。我的小徒弟和去西境不屈之城探路的隊伍一起回來了,他們有最新的息人的情報,尤其是大規模作戰的,你們正好可以了解一下。另外,學豹城從南部的刺瓣叢林通往不屈城的道路已經探明,我們需要在沿途建立據點,作為補給站和驛站。明年也可以提前在不屈之城儲備物資。”

金吼狂嘯答應,然后帶著眾人告辭離開。

王泱帶著四個弟子回到靜室,把簡單的鳥語術傳授給她們,又講解了馴養飛禽的要理。不求她們立即學會,可以一邊訓鳥,一邊領悟。

兩天之后,疾的東行探路隊伍回來了,五百人的隊伍,回來了四百六十三人,三十七個戰士在路上犧牲了。

這還是死亡大漠土生土長沙漠生存高手,在準備充分的前提下,可見大夏故地和獸族之間的沙漠地域環境何其惡劣!是真正名副其實的死亡之地。這還是在末法時代危險程度大降結果,估計千年之前是仙人難渡的絕地,難怪大夏神人與獸族的貿易通道是從西北方向的彎月海邊緣繞了一大圈,最先接觸的是兔族。

疾的探索隊帶回來兩百多具夏人遺體,這是曲證的迎王隊伍和之前鍔王熊奇的逃難隊伍的死難者,其余已經消逝在大漠上。

曲三曲四悲痛的親自安葬遇難的同伴,堅持按照鍔國的葬儀舉行葬禮,不肯假手獸人,因此忙個不停,也不來催促王泱了。

凌空下击的苍鹰,听得这一声轻诉,是孤独;只告诉了一个人,

林肖也没多问,他了解紫瞳的脾气,能跟自己说的,一个字都不会隐瞒。

同样,她不说,自然有她不说的道理。

“你们关注一下,如果她有麻烦,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这话的时候,林肖的眼睛微微眯起,一股凌厉杀机也从眼中暴射而出。

郎有情,妾有意之下,协议自然很快就达成了。随后交趾使者与拿着旨意的大明使者便是一道出了南京城,直向交趾而去。

这便是皇权。

为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喜瑶上仙(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斩碎凌霄

墨香双鱼

斩碎凌霄

琊山小公举

斩碎凌霄

吃饭打怪兽

斩碎凌霄

随风清

斩碎凌霄

某某宝

斩碎凌霄

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