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心药》。

为言。志曰:“此自太守事,主者勿忧。”敏敏"道:"大哥,炔动手嘛,还跟他罗唆什么

正想房中休息的傲天推开房门,来到天月房中,找天月商量。

“天月、小月,我想帮助下林瑜,你们觉得怎么样?”傲天商量语气问道。

“公子,说来听听,你想怎么帮?”天月说道。

“听林瑜说这两天不是举行10年一度的药神比赛,如果我们能帮助林瑜拿到药神称号,那就好!”

“可是,公子,虽然我懂点治病,但我并不懂炼药。”

“你不懂,但是凤瑶阿姨懂,我拓印过她的炼药技术。”

“小天,那太好,凤瑶阿姨炼药技术那是举世无双的!”夜月激动地说道。

然后,三人再商量下帮助的细节后,傲天叫来一个丫鬟,叫她把林瑜请到天月房中来。

“小天,找我何事?”林瑜走入房中后,人还没有入座就问道。

“林瑜,你先坐下来再说。”傲天笑着说道。

待林瑜坐下后,傲天出口问道:“林瑜,你能否给我们讲讲,你们昊天宗没落的原因?”

听到这话,林瑜先是错愕的看了一眼傲天,然后思考了一会儿,才难言启齿似的说道:“这个说来话长,我就简单地说下吧。”

10年前,药神比赛前一天。

林瑜的爷爷——昊天宗宗主林康在密室说道:“这次药神比赛,帝都将会派来首席御医领衔裁判组组长,他将亲自主持这次药神比赛,这对于我们药神比赛来说是多么自豪和权威。”

“父亲,以我们的技术一定可以拿下头名的。”林瑜爸爸说道。

“环儿,这次比赛规模绝对空前巨大,说不定出现许多不出世的炼药技能,所以我们绝对不可以自满和掉以轻心。”林康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父亲。不过我自信,以您的炼药技能,绝对能拿下头名。”林环自信满满的说道。

但是,事与愿违,得头名的竟然是翠霞宗。

林康一时气火攻心,晕倒在当场,待到家中竟然是黯然死去,只有宗主才可以修炼的秘密炼药技能竟然都没来不及传给林环。

说也奇怪,一年后,林环本想好好在宗门藏经楼好好学习炼药技能,以期东山再起,但是真是祸不单行,好好的宗门藏经楼竟然也在某一夜起火,宗门所有炼药技能秘笈全部付之一炬。

从这开始,昊天宗注定要败落!

当即,林环气得生病。

待到林瑜匆匆忙忙从师门赶回来,林环已是躺在床上一病不起,把家里重担和复兴昊天宗的重任一起交给了稚嫩的林瑜后,抑郁终生,撒手归西!

林瑜强忍着悲伤、痛苦和孤寂,把林环后事料理完,在和亲娘、二娘商量后,决定把家中不必要的佣人和护院遣散大部分,留下小部分仆人丫鬟和护院保镖,自己决心自我钻研炼药技能,意图东山再起!

林瑜心中暗叹道,他知道昊天宗家传的炼药技能已随着林康的突然离世亦然失传了,以她现在只懂炼药技能皮毛的能力,这次药神比赛昊天宗绝对是不可能得头名的。

“林瑜,不用担心,这点我倒是可以帮你!”傲天给了林瑜一个自信肯定的眼神说道。

“小天,你懂炼药?”林瑜以期许语气问道。

“我是不懂---”傲天停顿一下后,才微笑着说道,“但是,我拓印了一份我阿姨的炼药技能,应能给你帮助。”

说完,傲天拿出一份炼药技能递给了林瑜。

傲天前半段的话顿让林瑜心中暗淡下来,但是后半段的话让林瑜惊喜万分,她激动万分地接过炼药技能。

随后,林瑜沉浸在这人傷亡。

長明道人鵠立船尾,不忍去看。

岸上兵器鏘然,水中浪花翻滾,刮臉的風仿佛也是抽泣著的。

船小輕快,載著長明道人的悲傷,一直來到河心所在。

岸邊的打斗聲漸漸平息。

是非之地,慢慢地遠離。

他眺望一看,正看見秦衛江被劉俊昊一掌打落黃水。

剎那間,卷入黃濤之內,不見影蹤,自是九死一生了。

周庭受傷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劉俊昊半截身子站在水中,對長明道比劃了很久,直至剩下一個模糊的身影···

長明道人在船上傷心了一陣,到了對岸,哪敢停留?

其時不過與劉俊昊只隔了一條黃水,他隨時都能追來。

放棄大路,便轉向走荒僻小路。

一行數天。

期間,遭遇賊人、尋醫問藥、作息療傷、救治孩子、躲躲藏藏的辛酸,自不必說了。

鷓鴣鎮之變,賊人有恃無恐,是最好的例子。

眼看時候不早了,長明道打個哈欠,破廟固然寒磣,尚有臥睡之地,便說道:“焦壯士,天色已晚,無需多想其它。今晚由我來守夜,你勞累了半宿,先去休息吧。”

焦海鵬緩過神來,笑道:“道長,我還不累,走鏢的時候,養成了晚睡的習慣。你有傷在身,還是我來把守,你瞇一會兒,我看這雨今晚必停,明日一早,便可取道過山!”

長明道狐疑道:“山洪暴發,道路盡毀,壯士白日前去探路,可是有決斷了嗎?”

焦海鵬道:“九連山,常有山洪,道路險阻,無可厚非。白日里,我轉到一個小村子,與一位莊稼漢攀談,他告訴我一條小道或許能行。九連山有個白虎嶺,地勢較好,不受山洪困擾,可以一試。我已探明白虎嶺所在,從破廟往東,走上十里,過個坎子,再往北走二十里,就是白虎嶺,賊人追得太近,這條路徑最為合適,只是···”

說到這里,焦海鵬笑道:“道長,你可不怕老虎吧?”

“這名字很直接!老虎遠沒有人心可怕,如何不敢走的?”

焦海鵬道:“的是如此,人心可畏,比野獸還要可怕,我始終詫異,奸王為何苦苦追殺柳公子?”

長明道愕然,說道:“大概是為了斬草除根,不過只要我長明還活著,奸王休想傷害這孩子分毫。”

焦海鵬嘿嘿笑道:“這孩子還真是福大命大,有道長這樣的強人幫他,保證他會長命百歲。”

夤夜漫長,兩人交談幾句,時間又過片刻。

長明道拗不過焦海鵬,感覺疲憊,只好在神龕上一靠,瞇著眼睛,小憩片刻。

像他這種人,基本是不做夢的,睡覺也輕,稍有風吹草動,便會醒來。

睡了不消一會兒,忽然間有人拍他肩膀。

睜眼一看,居然是焦海鵬。

再打量外面,一片朦朧,星月出現了,雨是真的停了。

焦海鵬指著外面,悄聲說道:“道長,有動靜。”伸出三個手指,示意不速之客有三。

長明道聞言,迅速起身,去摸寶劍,仔細聆聽,果不其然,窸窣的腳步,踩在泥土上,發出噠噠的聲音,正朝破廟走來,距離約有一箭地。

兩人迅速交換一個眼色,長明道卷起孩子,迅速轉到神龕之后。

焦海鵬來到門邊,卸縫去看。

眨眼間,三個人走到破廟外。

焦海鵬早已換個位置,腳下一點,輕輕躍上了房梁,貼身趴著。

原以為這三人要進廟來。

豈料,他們停在廟門之前···

叶风流平静的说道:“那个高亮的地方和白色小女孩光影所在必然都是白后设下的陷阱,毕竟两个地点很近,一起用怪堆满也不多费什么事。”

  “不过两个地方只可能有一处是有白后假体存在的,高亮的白宫可能性更大一些,威斯克他们三个怪物很可能会去白宫所在。”

  “那我们就去小女孩光影处对吗?”燕鸿远在一旁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插嘴道。

  朱宏宝闻言突然心头升起不详的预感。

  “差不多,”叶风流露出邪气的笑容,“准确的说是你和朱宏宝前辈两个人去。到底去哪里还得看威斯克他们怎么选,总之要让他们先选,他们选完你们去另一处就好了。”

  朱宏宝闻言脑门上汗立即下来了,怪叫道:“果然,我就预感到你会给我挖坑,这么危险的事为什么只交给我俩,你们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叶风流露出沉痛的表情,“朱前辈你这么说太伤人了,我们是要去做杀掉白后那最危险的的任务。而你和燕前辈只是去装装样子就好了,目的只是为了防止威斯克他们起疑心而已!”

“所以谁的处境会更危险不言而喻。我们相处这么久,其实我早就把两位前辈当最好的朋友看待了。”

  朱宏宝闻言依旧感觉哪里不对,还想再说些什么,燕鸿远已经一把推开了他大声道:“好兄弟,你这个朋友我交了,这个任务你就放心的交给我俩吧,我才不会像某些猪队友那样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哼。对了照顾好罗伯,他是我们完成主线任务的唯一希望了。”

  燕鸿远说完上去使劲的拍了拍叶风流的肩膀,然后就转身大步朝房间外走去。

  “喂,燕老弟,你说的那个猪队友是指的谁?”朱宏宝一脸怒气的跟着燕鸿远往外走,嘴里不满的嚷嚷着。

  “朱前辈,如果看到威斯克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别忘记放焰火通知我们。”叶风流冲着朱宏宝的背影提醒道。

  朱鸿宝闻言一愣,诧异的扭头道:“什么焰火?”

  叶风流对他挤了下眼,“去蜂巢路上留下的遥控炸弹啊!废弃了有些可惜呢,正好炸了当焰火用啊。”

  朱鸿宝深深的看了叶风流一眼,这才转过头去,只留下一声“好吧”便毅然走出了屋子。

  看着两个资深者的身影消失在破损的大门外,尚伊终于一脸狐疑的凑到了还在左右摇摆身体的叶风流身前道:“二货色魔,你交给两位前辈的任务真的很简单吗?我总觉得你不会那么好心。”

  “诶呀,好痛!”叶风流呲牙咧嘴的揉着被燕鸿远拍过的肩膀,认真道:“没有哪个任务是简单的,我都说了,那两个地点都是陷阱,白后绝对不会放过能够杀掉威斯克他们的机会。只不过他们的任务对比起我们还真的要算简单。”

  “沈哥,我们不会真的要去杀掉白后吧?”李辉的小胖脸突然出现在了会议桌旁,“我以为我们只要在这里睡觉等结果就好了呢。再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白后在哪里。”

  “是的,想要完成任务,获得更多的奖励,我们必须杀掉真正的白后,其实我早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了。”叶风流把手指向了窗外。

  叶风流手指的方向隐约能看到几座异常高大的建筑,其中一座建筑由AB两座高楼组成,最高的A座楼顶已经消失在了天幕中,显然已经到达基地的顶部了。这座建筑的不远处还有一座银光闪闪的建筑也很高,最高处离天幕也不远了。

  “那是莫斯科城最高的两个建筑,联邦大厦和水银城市。难道白后在那里?”李辉缩着脖子一脸惊讶。

  “没错,就在那里。”叶风流严肃道:“还记得蜂巢里红后的主体构造吗?始终不会被点亮的城市,能够容纳更为庞大的主体,就是那里了,白后的真身所在。”

  “可是,那里是处在黑暗中的城市啊!”尚伊哀叹道。

  “是啊,所以我才说我们的任务绝对不比两个前辈轻松啊!”叶风流突然看向罗伯道:“罗伯先生,你可以再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吗?等找到艾丽丝我们会想办法通知你的。”

  “我不会当懦夫的,我要跟着你们一起去灭掉白后。”罗伯闻言斩钉截铁的道。

  “好吧!”叶风流挥手,“那我们就出发吧,趁着‘纽约’现在还有电。”

  带着罗伯的中二小队在虚拟纽约的行进异常顺利,杀了几只刚好挡路的丧尸,四人就顺利赶到了虚拟纽约和虚拟莫斯科的交界处。

  看着漆黑的莫斯科城市里那些游走的巨大黑影,李辉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小声的对叶风流道:“叶哥,我们就这么杀进去吗?”

  “当然不,”叶风流用奇怪的眼神看向李辉,“你难道想抢掉威斯克他们的角色去吸引火力?”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李辉傻傻的问。

  “当然是找个地方好好休息,顺便把今天的晚饭也解决掉。”叶风流一边四下查看一边道:“等两位前辈把焰火信号点起,我们再行动也不迟。”

  “可是我们刚吃完一顿啊,”李辉不满的嘟囔着:“而且我的食物也不多了。”

  “那你还有脸嘟囔?”叶风流瞪眼,“这次回到空间记得要准备更多的食物才好,而且要高品质的那种。”

  “咦,又是我的错吗?”李辉一脸的苦涩。

  ……

  相比有罗伯做向导的中二小队,朱宏宝和燕鸿远前往华s顿的路途就要坎坷的多,他俩拼了老命才终于在虚拟纽约堪堪停惑的看着柴绍。

柴绍面色羞红,沉声道:“别废话,记住你的承诺。”

他的话音刚落就往田中走去,几个村名跟了过去,帮柴绍套上了绳子,一场耕田正式开始。

看着新土不断的被自己犁出来,柴绍觉得格外讽刺。

程咬金睁大眼睛道:“他真的在耕地。”

牛进达点头道:“真的在耕地了。”

尉迟恭道:“没错,他耕地了。”

唐俭道:“柴绍,能屈能伸,让老夫佩服。”

李峰却道:“这犁不好,稍微改进一下,可以犁的更快一点,更方便一点。”

程咬金四人的目光跟随机从柴绍身上移到李峰的身上。

李峰感受到四人的目光,说道:“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吗,你们看柴大将军,每次耕完一排就需要重新调整位置,浪费时间不说,还浪费力气。”

“哼,小娃娃,你这就不懂了,这耕犁就是这个样子的,难道你还想要一个会拐弯的犁不成?”程咬金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说道。

李峰笑道:“为什么不能。你们继续看着吧,我现在就让人去做一把新犁出来给你们瞧一瞧。”

他话还没有说完,人就跑远了。

李峰兴冲冲的回到庄子,然后让福伯将村子里最好的工匠找来,他要做曲辕犁。

而他自己则是回到房间里开始画图纸,因为《天工开物》有曲辕犁的制作方法,不到一会儿功夫,他就将图纸给画出来了。

他的门外,福伯和一个村民站在一起。

福伯简单李峰出来就,立刻上前道:“少爷,这位就是村子里唯一的工匠。”

“你叫什么名字?”李峰问道。

“小的姓曲,叫做一手。就是有一手绝活的意思。”曲一手说道。

李峰笑道:“名字是好名字,可是不知道还以为你要唱曲一首。”

“少爷说的是,很多人误解小人是说唱艺人,却不知小人木匠手艺有一手。”曲一手说道,并未李峰的玩笑而感到不高兴。

李峰点头道:“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这里有一份图纸,你先看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曲一手接过图纸看了一分钟后,突然跪在地上央求道:“少爷,请务必要让小人来制作这曲辕犁。”

“多久能做好?”

“半天。”

“太长了。”李峰对于这个时间有些不满意。

曲一手想了想,道:“如果将原来的耕犁进行改造,那么就只需要一个时辰。”

“好,我给你一个时辰,做好后,直接送来田地里,我要试验一下。”

“是,小人立刻去做。”

曲一手迫不及待的离开了,他要马上制作曲辕犁。

福伯见状,即可说道:“少爷,你将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其他人,万一……”

李峰打断了他的话,道:“福伯,你的担心是对的,这个曲一手如果真的有本事,把他招入家里来,如果没有本事,那就算了。

至于曲辕犁,只要有能耐的工匠看一眼,他就知道原理,想要仿造出来一点也不难。

更可况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东西,我为什么要藏起来,就当我们为自己积德行善好了。”

福伯想了想,确实如此,曲辕犁这东西还真的不容易保密,况且这确实利国利民,就当行善积德了。

“福伯,你等我一下。”

突然间,李峰又想到了一件事,回到屋里,没过多久他再次出来,将手上的图纸交给福伯。

“福伯,这是活字印刷的图纸,只要确定这个曲一手有本事,人也老实,就将他收了,给他一份合约,让他签约,然后将活字印刷的图纸给他,让他快点做好,我有用。”

“是,我现在就去打听曲一手的为人。”

福伯办事还是挺麻溜的,李峰还是很放心的。

安排好一切后,李峰再次来到田野间。

程咬金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东西呢?

李峰仿佛知道他们想要问什么似的,说道:“一个时辰后,你们就能看到实物,到时候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一个时辰,你说的犁那么快就能做好?”程咬金不太相信的说道。

其实他也想要相信李峰,可是李峰的话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就算是现在的耕犁也得要大半天才能做出来。

李峰也不解释,就等着,看到实物,吓你们一跳。

地里的柴绍,那耕地的动作越来越娴熟,一排地原来要十五分钟,现在只要十到十二分钟。

就这样耕了快一个时辰的时候,唐俭开始求请了。

“李峰,差不多了吧,柴绍怎么说也是大将军,总得给他几分面子。”

李峰笑道:“我的要求不高,就耕十亩,他什么时候耕好,就什么时候有酒精,对了,要快,我听老李他们说,崔锦华告了我御状,我可能随时会被大理寺抓去问话。

那时,你们想要酒精,我也没办法给你们了。”

“这个你放心,没有作出酒精之前,大理寺是不会派人抓你,崔家也不会找你麻烦。”唐俭说道。

“这样,我是不是能拖一天就拖一天,起码自由的日子总是好的。”李峰笑道,“来了,曲辕犁来了。”

接着对正在犁地的柴绍喊道:“柴大将军,我们换一把耕犁。”

“好端端换什么换,我都已经用的趁手了,不换。”

“不换也得换,我这个你会用的更趁手。”李峰说完就让村名去把柴绍的犁给解下来,根本不给柴绍拒绝的机会。

他又已触及了铁萍姑的身子,铁道:这石上还有落脚之处,你且”小鱼儿默然半晌,喃喃道:“道:但我还是不明白,也不相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心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缘起魂殇

帅气的大叔

缘起魂殇

闲听落花

缘起魂殇

桃花老妖

缘起魂殇

玻璃豆

缘起魂殇

圆不破

缘起魂殇

老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