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魂吞噬》。

张三认真想了半天,眼睛转了好几圈,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有,我都快记不得我爷爷了,但我记得太爷爷和大爷!”

“太爷爷?浮尘不是说你是孤儿吗?”赵长安有些不解的问道。

“是呀,我找到爹之后,爷爷閣的夢蘭開口要知道這一次夢蘭即便是取得了第10名,可是為了朱雀帝國所帶來的榮譽依舊是非常的高。

當朱雀帝國的君王開口說出這一番話之后,那時候站在他的熟人則是一個個只見,眼中表現出十分恭敬的神色,夢鴿作為一個朱雀帝國非常有名的宗門果然是非......

陆小凤道:你引我到这里,就是多就是互相利用,你想利用我,

謝元主管恭敬地送沈深下樓,并安排了一個侍女,帶沈深去紫星酒樓入住。

煉制雪霜丹需要一些時間,收羅中級陣法材料,同樣需要一些時間,在詢問了沈深不急著離開咸寧城之后,謝主管便安排沈深入住了紫星酒樓。

紫星酒樓在咸寧城算是一家比較豪華的酒樓,座落在離紫星商會一條街外的一處地方。剛出商會大門,木沐就一臉喜色地迎了上來,沈深示意不必多話,跟在后面就行,于是一行三人很快就到了紫星酒樓。

“這是紫星最為尊貴的房間,公子請。”

侍女不知道沈深的身份,只是從謝主管的神色中看出,這必定是一個大人物,也不知是紫星哪個長老的子侄輩。

“多謝,我這兒沒事了,這是給你的。”

沈深取了十塊下品源晶給了侍女,然后和木沐一起進了房間。

侍女很想留下來侍候沈深,這樣的機會可不多見。

平時紫星的侍女都在商會中接待各式客人,為他們介紹商品等一些瑣事。如果單獨侍候一個紫星的貴賓一些日子,那自己就能獲得一筆不菲的修煉資源。

木沐似乎還沒有清醒過來,眼前的少爺進了紫星商會沒多大的時間,出來就成了紫星的貴賓。平時那商會主管謝元,只能遠遠地望上一眼,今天卻親眼看到送人下樓,還一臉笑容,神態恭敬。

“少爺,我……”

木沐有些局促地想說一些什么,卻不知道如何說起。

“沒事,我會在咸寧城待一些時間,如果你愿意的話,這幾天就跟在我身邊,幫我做一些事情。”

沈深望著木沐,底層修士的窘境,沈深并不是毫不知情。曾經在落基山脈外圍試練的眾多修士,同樣跟木沐差不多,為一塊下品源晶,就可以生死相向。

自己何嘗不是在生死之間掙扎過一段時間,只是后來機緣巧合,才有了今天的收獲。眼前的木沐,只是缺少修煉資源而已,看他年齡不大,煉氣五重的修為也不算弱了。

“我愿意,當然愿意。”

木沐一迭聲地連連點頭。在咸寧城生活了快二十年,見慣了爾虞我詐,難得遇上個脾氣平和還多金的雇主,就是趕也趕不走。

“少爺有什么事的話,盡管吩咐,如果沒事,小的就出去聽聽消息,再來回稟少爺。”

木沐依然難掩喜悅之情。

“這是我的通訊珠,還有這枚戒指,里面有一些下品源晶和一些丹藥,有事會聯系你,沒事不要打擾我,我要閉關一些日子,去吧。”

沈深摸出了一個通訊珠,遞給了木沐。

接過戒指,木沐趕緊退了出去,沈深開啟了房間禁制,又在禁制內布置了幾道氣息屏蔽陣和觸發陣,想了想又加了一道防御陣,雖然紫星酒樓很安全,沈深卻不敢大意。

上品源晶有十幾萬的樣子,沈深卻沒想著動用這些源晶,這可是突破大境界最好的修煉物品,平時修煉中品源晶就足夠了。自己中品源晶也不少,還有數十萬。

一抬手,一大堆中品源晶就落在了房間的四周。

沈深打算這些日子把修為提升到半步凝基,然后離開咸寧城,前往落基山脈。

突破凝基不是一件小事,沈深打算在落基山脈內突破,那兒雖然低級兇獸時常出沒,但同樣的高級修士,也極少遇到。

凝星運轉,龐大的源氣從源晶中抽離出來,紛紛進入沈深的身體,化作一絲絲的修為,提升著沈深的實力。

源氣開始慢慢轉化為源液,沈深一喜,晉升凝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體內源氣完全轉化為源液。

一般只有到半步凝基的時候,源氣才會開始向源液轉化,現在沈深只是煉氣九重,連煉氣巔峰都還未到,源氣就開始了轉化,這讓沈深喜出望外。

凝星更加迅猛地運轉起來,源晶中的源氣,漸漸形成了一個漩渦,快速涌向沈深的身體。

一天, 三天……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慢慢流逝,沈深完全沉浸在了修煉當中。

經脈鼓漲,奔騰的源氣有一半轉化了源液,再也吸收不進一絲的源氣了。沈深滿意地站了起來。半步凝基了,不突破,再修煉下去也沒有用了。

算算時間差不多有大半個月了,中品源晶的效果還算不錯,當然,紫星酒樓的房間,原本源氣就很充足,再加上沈深的閉關靜修,短短時間就突破到了半步凝基。

謝主管發了信息,說交代的事宜已經辦妥,有時間可至紫星商會一躺,木沐也有信息發來,只是沈深一直在閉關中,不敢打擾。

給木沐發了信息,不一會兒,木沐就敲門去得久了,這山里陰森可怖的,小環. ...”

莫寒會意,稍加思量,笑著道:“原來你是怕這個,想是昨晚提心吊膽,懼那些蛇蟲虎狼之類的是罷。”

小環默不作聲,頗覺慚愧,朝莫寒道:“小環知道這樣會拖累莫大哥,莫大哥還是自行前去罷。小環沒事的,小姐要緊。”

莫寒道:“無妨的,你且跟著我。只要不發出聲音,看我眼色行事,冷靜應對,必會無礙。”

小環喜道:“當真?那我豈不是能見到我家小姐了?多謝莫大哥!”

莫寒笑道:“且靜靜等著,大約一個時辰內,他們就該用飯了。”

小環會意,二人遂候在樹邊,旁周盡是雜叢野枝,便于藏身。百無聊賴,莫寒一邊盯著寨頂一邊輕聲問向小環道:“你說你與你家小姐失散于山腰處,你二人為何會去那里?記得你家員外說你們是去表姐家里了,是也不是?”

小環亦是眼不離寨子,回莫寒道:“說起來這些都是小姐貪玩作怪,并非小環胡說。我家小姐天性向外,在家里總是坐不住,時常翻家扶院的,要去外頭走一遭。

又慣使些伎倆,讓老爺看她不住。老爺因是這莊子的主,時常外出忙事務,無暇顧及家宅。

夫人又死得早,小姐自來無人管轄。又深知家門的體面,卻還是喬裝打扮,尋路出門,去那遠處山野之地撫琴吹笙。

這琴笙本是怡情養性之物,在哪里吹奏都是一樣。可小姐非說家中渾地,禁不住自己絕籟天音,定要去山坳子里自吹自彈,方可不失雅致。

小環至今難以理解,這些時日以來本一直無虞。可小姐前幾日非要去更遠的地卻彈奏,來回一走便至深夜。

這不,總算吃了虧,如今生死難料。想來不怨小姐,俱是小環不能洞察先機,讓小姐落入歹人之手....”

說著又是細聲嗚咽,莫寒緊道:“你可別哭出聲來,要是被發現了,可就麻煩了。”

小環忙止住了哭聲。莫寒笑道:“聽你這么一說,你家小姐還真是個奇人哪。”

小環道:“可不是嘛,我現在只希望小姐能安然無恙便算好了。”

二人一來二去的,敘話大半個時辰。忽地莫寒叫停,小環住了嘴,往寨子那里看去。

只見寨頂上又多了兩人,分別為那兩個值守的人送飯,隨后走下去,那守寨人便坐下吃飯。

莫寒輕聲道:“好機會,趁這會子功夫,事不宜遲,你跟在我后頭!”

言罷二人徐徐前進,待至近處蹲于石后,仔細看那寨墻上的人。小環心想這莫生再怎么厲害,這等時候如何能貿然進寨?

哪知他拎起自己的衣服,使力將自己整個兒拽起。自己仿若漂浮在空,還沒來得及左右兩看,卻已至寨內。

小環一時驚住,見莫寒往前走,她只得跟著他,心里卻一股子疑問。暗想他究竟如何進來的?恍然只記得自己已然越過了那寨墻,卻不知怎生這般輕便?

如此竊思,莫寒已將她帶到了一處屋邊。只聽里頭哄喧不止,外頭卻無一人值守。

小環剛想細細窺聽,又突地整個身子飄起,至那屋頂之上。學莫寒蹲著身子,輕輕走到屋頂中央,撥開一瓦,仔細看那屋子里的動靜。

小環也想看個明白,便將腦袋湊來。只因那縫隙狹小,只容得一人窺看。莫寒看了小會兒,便將位置讓給小環,自己伏在瓦上瞧看。

哪知腳下一滑,踢了一塊瓦,那瓦往下滑去。莫寒心知不好,急匆匆疾飛過去,將掉于空內的瓦片接住。

一腳抵住屋檐,反身迂回屋頂,將瓦片放于原先位置。小環驚得捂住嘴,涌淚而出。

屋里人正在飲酒劃拳,忽聽得屋上有動靜,其一人驚道:“誰在上頭!”

上面的小環慌得個險些喊出來,莫寒忙將她的嘴重新捂好。屋里的另幾人醉罵道:“甚么誰誰誰!一只野貓你也能嚇成這樣?難不成還有人敢闖進我們寨子里頭來?真是笑話,接著喝!

明兒個是咱們大哥的成親之日,兄弟們可要好生吃著喝著的,莫要掃了大哥的興頭才是!”

那人登時賠禮道:“都是小弟的不是,小弟自罰三碗。”

說著已捧起大碗飲盡,又接連倒了兩碗,每碗都一滴不剩。那端坐交椅的寨主,名喚王則天。

此時亦是酩酊大醉,歡喜之下,也來隨上一大碗米酒。眾人無酒不歡,好生雀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魂吞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界飞升

云七七

九界飞升

ET大桃

九界飞升

暴走的厨子

九界飞升

紫苏落葵

九界飞升

李温酒

九界飞升

葡萄果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