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跟叶子辰吃饭》。

可如今,在得知楊晨東很可能已經死了戰場之上后,她不知道為何還有一點點的慶幸。沒有過早的把身子交給東帥,這就是其中的好處之一。

只是不曾想,香娘子此刻竟然還在羨慕著雪娘子和巧音姑娘。

“不!”此時的雪娘子在聽崔娜兒的話后很堅定的搖了搖頭,“全天下在也找不出像是東帥那般杰出的男人了。就算是他死了,在含香的心中我已經是他的女人了。”說著說著,眼水止不住的就流了出來。顯然這一刻她是后悔不迭,若是早知道這樣的結果,倒不如把身子給了東帥,也好過像是現在要后悔一輩子的強。

且不說眾女是怎么迎接著胡嫣,大家見面之后會怎么樣相視而淚。單說楊家莊之外又來了一群人,還是一群不素之客。

說他們是不素之客,皆是因為來的人都是一臉的興沖沖,且騎著馬進入到楊家莊的外大門時也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

“止步。”

莊內大門打開,楊四邁著大步迎了出來,距離尚遠,便將手中的九五式向天上打了一槍。

“叭!”

輕脆的響聲,頓時驚得由遠及近的隊伍就是一滯,接著一個個急急勒馬的聲音接連響起。僅是從這一點上來看,是人都是怕死的,尤其越是那些看起來八面威風的人,往往他們越是惜命,膽量也是最小。

楊讓和趙顯騎馬原本是沖在最前面的,突然間的槍響之聲當真把他們給嚇壞了,急急勒馬之下,差一點就讓他們沒有控制住身體,由馬上跌落了下來。

轉扭著身體,歪歪斜斜的由馬落下,兩人的臉色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當趙顯雙腳終于平安的落到地上之后,他就一臉氣急敗壞的指向著前面說道:“他們是什么人?手中怎么可以有火器?他們制大明的律法于何地?”

不怪趙顯這般的憤怒。火器是朝廷重器,輕意不會示之以人,便是三大火器營對于火器的管理也是非常的嚴格,除非是得到皇上和兵部的特許,不然的話,難有人可以將其取出。可現在,這東西竟然驚現在楊家莊中,怎么不叫人驚詫,不叫人憤怒,不叫人心中不平呢?

越顯責問的是楊讓。只是他又哪里知道這些事情了,為了平息對方的怒火,他一個勁的點頭說著,“趙先生不必氣惱,我這就問問他們是怎么回事。”

說著話,楊讓就將臉轉向到了站在楊家門內院門口持火器的楊四身上。一改剛才裝孫子的模樣,而是主人般的氣勢吼道:“你是什么人?怎敢攔住我等的去路,你可又知道我是誰嗎?”

“本人楊家的楊丁而已,沒有什么名字。到是你們,未經允許進入莊內,是何道理?”面對著氣勢如宏的楊讓,楊四當然不會害怕了。盡管他早已經認出了來人是六少爺的二哥。但此時帶著這么多錦衣衛而來,其目的已是昭然若揭,對于自家兄弟想要挖六少爺的墻角,便在他眼中不在是楊家人,那他還何需客氣什么呢?

聲言只是一個家丁罷了,聽在楊讓的耳中是那般的諷刺。什么時候一個家丁也敢在自己這個主人面前耀武揚威了呢?也不知道這個六弟平時是怎么管理的,主仆不分那還得了。

“哼!小小一個家丁,怎敢手拿火器,告訴你,你已經犯了大明的律法,現在馬上跪地求饒,看在以故六弟的面子上,我只殺你一人,不會連累莊中其它人了。”楊讓似是大度的說著,但在不知不覺前,已經將自己置于了楊家莊莊主的身份上。

其它的家丁,聽到主子這樣說,一定是害怕萬分,惶恐不已。但這是楊四,連瓦剌的使者是說打就打之人,又怎么會因為這幾句話而退縮呢?

就見其先是搖了搖頭,隨后眼中帶著一絲鄙夷的口氣言道:“第一,我怎么拿到火器的,這一點憑你過問不了。第二,大丈夫只可站著生,不可跪著活。第三,六少爺不會有事,更不會死,你所謂的以故六弟,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

反駁之聲一一入耳,一旁的趙顯聽到都是面色大變,就此添油加醋的說道:“楊大人?這就是你們楊家人的家丁嗎?怎么如此沒有禮數?”

趙顯的話就像是一記記重錘,直臊得楊讓雙臉紅如猴屁股一般。

從小到大,自打他知道自己是楊榮二字的身份之后,就從來沒有人這般的侮辱于他了。可

路正行很是納悶,莫思云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一向見自己都是很豪爽的,甚至有些大大咧咧,為什么現在竟然如此的拘謹了?

有人說女人心海底針,男人永遠捉摸不透,但路正行自認自己是結識過很多女性朋友的,所以她自認他對末思云那還是非常了解的。

對方只是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姑娘,人也很單純,雖然有些小心眼,畢竟是隱藏不住的,如今表現成這個樣子,那很有可能是他的爺爺給他說了些什么聯想到老者剛才跟自......

幸好他总算还知道,一个女人若下「长春岛」的兴盛,才造成大

他的目光愕然落在了萧慈的身上,他的目光带着几分深邃和神秘,这一瞬间竟是让萧慈产生了一种若有似无的怪异感觉。

但是,萧慈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眼前这个不知是谁的男人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气息固然是恐怖和强大,但萧慈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一丝他身上所谓的杀气。

萧慈的感觉倒是不差,再加上刚才他对林桑桑和苏白二人的动作也没有一丝的杀意,若是有的话,以他的能力,显然是能够第一时间就陷林桑桑和苏白二人为死地了。

在这说,若是他真的有想要动手的意思的话,又何必在此时此刻大放厥词?以他的能力,大可二话不说的动手,定能够打得他们几个人措手不及的。

盛羽立目光一转,视线便落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厉色,却也有几分明显的打量之色。

盛羽立自然是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也并不明白这个男人对萧慈到底带着什么其他的想法,但她明白的却是,这个男人如今应当是故意找茬的。

关键是这个男人还是身处在谢家之中,而这个谢家也是星空联盟介绍他们过来的。盛羽立如今当真是不知道,到底是谢家有问题?还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有问题?亦或者是星空联盟有问题?

若当真是星空联盟有问题的话,那岂不是一个大麻烦吗?

要知道,这星空联盟在人族一州八宗之上,可以说是人族的中流砥柱,这人族的中流砥柱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那么人族岂不是迟早都会乱了吗?

盛羽立目光一转,视线便落在了萧慈的身上。

她却见萧慈目光一沉,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似的。

此时此刻,萧慈又在想这些什么呢?

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还是有关于星空联盟的问题呢?

而盛羽立身边不远处的谢小池的目光也是一转不转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道是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了谢小池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这种熟悉的感觉是谢小池从而有感受过的,但他明明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个男人,却莫名的对他有些熟悉的感觉。不仅如此,他总是觉得这个男人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可一时间有些紧张,却又让谢小池想不大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之中,就只有谢小池的年纪是最大的,萧慈他们吃过的盐还没有谢小池走过的路多呢!

要这种,在谢小池年轻的时候,他在妖族中可是名满天下的。

如今时代变迁,多少人已经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了?但在口头上一提起他们的时候,却是历历在目。

谢小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眼前一道熟悉的身影划过眼前。

是‘咻’的一声响起,却只见盛羽立在眼前飞跃出去,她的掌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出了芳菲。

一条细长的水流在芳菲之上幻化而出,朝着眼前这个男人狂涌而去。

擅长控水的盛羽立,这对于水的掌控力可是天生的,而且,生为妖族公主,盛羽立的天赋在整个妖族中可以说是上乘的存在。

一眼就看见了盛羽立上前的身影,萧慈的目光愕然一睁大,似乎是表现出来得有些诧异似的。

芳菲在盛羽立的掌控之下狠狠的朝着这个男人砸了过去。

男人周身的气息再度发生了变化,仅只是那转变的一瞬间,盛羽立明显能够感知得到,他气息的转变完全是针对自己的。

正因为是他周身气息一变,盛羽立下一刻便感受到了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那一股巨大的压力,竟是压得盛羽立一时间喘不过起来了。

盛羽立目光一动,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只见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瞬间释放出来的一股气息瞬间压制住了自己的灵力波动的释放。

盛羽立脸色一变,头顶却传来了属于他的几分沙哑声色,“鲲鹏妖?鲲擅控水,以你的控水能力,在历代的鲲鹏妖怪之中可以说是非常出色的存在。”

盛羽立哑然。

她明明没有外放出自己的妖气,而只是运用了单纯的气力罢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也能够察觉出她妖族的身份?

别说是盛羽立了,就连谢小池也微微感受到了诧异。

他简单的做出了一个抬起手来的动作,反手便想将盛羽立给一把推出去了。但刚才毕竟有了林桑桑和苏白二人的前科,盛羽立一眼看过去,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腰间上扣着的乾坤袋一动,盛羽立的手里不知是多了什么似的,当空便朝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撒过去,动作凌厉。

一团白色的粉末当头洒下。

而盛羽立也由此被推了出去。

盛羽立身形退去,却见自己刚刚洒下来的白色的粉末悄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奇怪的是,白色的粉末落在了他的身上之后竟然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这便让盛羽立有些不明所以的是......这痒痒粉落在了他的身上之后竟然毫无反应?

但盛羽立的目光却是何等的锐利,她很快就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了。

原来身上已經擁有兩件古寶和數件頂級法器了,這魔修之物雖好,倒也并非他所需,還不如向長老會索取一些急需之物促進修煉的好。

此時,另外兩名皇城修士也飛身來到,向范姓修士問明情況后,看向林天的眼神也充滿了敬佩。

經過這一番大戰,長老會雖有一人隕落,但在實力強大的魔修面前,能做到如此地步已實屬不易了。

眾人開始打掃戰場,三名魔修的儲物袋著實豐厚,不僅有幾件不錯的法器、甚至法寶,靈石也屬實不少,看來回城之后的獎賞必不會少了。

而雷千鳴將那株八百年份的靈草取出,對林天鄭重說道;“此戰幸虧有林道友,才使我等從魔修手中撿回一條性命,道友法力損耗最多,這株靈草送與道友煉制些丹藥,好恢復法力。”

“這……”

林天自然對這靈草十分喜歡,但還是咽了口口水,擺手拒絕:“不可,不可,既然這是長老會之任務,在下怎能據為己有,我等同仇敵愾原本便是應當的,林某實在是受之有愧。”

雷千鳴將靈草直接交到林天手上,說道:“林道友不必推辭了,今日若非道友,莫說這靈草,我等三人性命恐怕也早已不保,此行的收獲已足以完成任務,這株靈草就請道友收下,我相信三位道友也不會介意的吧?”

說到這里,雷千鳴凌厲的眼神掃了另外三人一眼,其意不言自明。

“啊?哦,是的,是的!”

三人怎會還不明白,范姓修士急忙說道:“我三人并無意見,林道友救命之恩我等銘記在心,這靈草雖然珍奇,但總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寶貴,還請林道友不要客氣,快快收下便是。”

林天心中大喜,假意推辭了一番也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如今任務已經完成,又滅殺了三名魔修,林天五人不敢再在此地久留,商議一番之后便徑直踏上了歸途。

……

十日之后,皇城長老會,議事廳。

由雷千鳴講明情況,三位長老皆驚訝于林天竟斬殺了一名融境后期魔修,無不對林天贊嘆有加,同時叮囑五人盡可安心休養,短期內不會再給他們安排任務,并以長老會的名義重賞了五人。

最后,鐘天南對林天等人說道:“請幾位道友先各自回去休息,額外的獎賞三日之后老朽會派人奉上,雷道友暫且留下,老朽還有些事情交代一二。”

林天四人起身告辭,各自散去。

見四人離開,大長老手捻胡須,向雷千鳴問道:“雷道友,臨行前老朽叮囑之事……”

雷千鳴見林天等人確已離去,這才答道:“大長老吩咐之事,雷某自然不敢不留心,這林天道友嘛,在黑風山中,無論是斬殺妖獸,還是與那魔修死戰,觀其所用法器、功法等,皆為我正道修士才有,并無魔修跡象。”

“嗯……”

大長老低頭沉思,道:“看來可以排除林天可能是魔道奸細這種情況了。”

二長老在一旁問道:“那雷道友可否看出,這林天所用法器和功法屬于何門何派?”

“這個么……”

雷千鳴卻是連連搖頭:“雷某曾在外游歷過多年,自問對天元各大門派功法還算有些了解,但從林道友身上卻絲毫看不出所屬門派。”

一時無人言語,殿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既然如此”,大長老開口,“那便暫且如此罷,待日后再仔細觀察便是,雷道友此次辛苦了,還有勞道友在與林天相處之時稍加留意才是,此舉也是為我長老會所有道友著想,望道友能夠明白。”

雷千鳴起身告辭:“雷某自然明白,請大長老放心便是!”

……

林天目不轉睛的盯著面前一鼎丹爐,面色凝重。

他現在身上雖然有不少靈草、丹藥,但多是一些普通貨色,對于他現在的修為幫助不大,而此次獲得的那株八百年份的靈草,正好可以作為主藥材,煉制一種名叫“沖靈丹”的丹藥。

此丹固然藥效極佳,然而卻煉制不易,方才林天已經煉廢了一爐,浪費了許多輔助靈草,讓他肉痛不已。

這還是他第一次自己煉制丹藥,雖然關于煉丹的書籍看了不少,但親自動手之下,經驗仍略顯不足。

不過好在最近一年,他也積攢了不少的年份足夠長的靈草,倒也不怕煉廢幾爐。

此時,丹爐上升起一陣淡白色煙霧,一股奇異藥香飄入鼻中,林天大喜,立刻抬手打出一道法訣。

“當”的一聲,丹爐蓋子打開,頓時,整個屋子都充滿了藥香之氣。

林天湊上前去,只見數十顆淡黃色藥丸靜靜的躺在爐中,用雙指夾起一顆,放在眼前細細觀察。

半晌后,林天才長舒一口氣:“不錯了,看來這一爐煉制十分成功,此丹只一聞便通身舒暢,看來藥效定然也會不錯!”

“看來你小子確實適合修真一途,第一次煉丹就能做到這般程度,已實屬不易了。”清風子也忍不住夸獎道。

“那老爺子你第一次煉丹成功率如何?”林天問。

“差不多,差不多。”清風子說完便不再出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跟叶子辰吃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玉蝶逍遥剑

意在眉梢

玉蝶逍遥剑

沐沐良辰

玉蝶逍遥剑

文不武

玉蝶逍遥剑

量子诗人

玉蝶逍遥剑

邪灵一把刀

玉蝶逍遥剑

且为东风住